雲層之上,與凜冬相遇
发稿单位:聂淼      日期:2016-11-01     点击:

向來畏懼冬天的我,決定在年末的極寒裏前往北國長白,這念頭自然是算不上說走就走的。關于那個地方,心裏好像一直留著一顆種子埋著,只是埋得深,上面又堆著些熱門的地方,久而久之,連自己也忘了。結果破土發芽,來勢凶猛,不出半日便長出纏滿我心髒的藤蔓來。

平日裏屢屢被這遠遠襲來的寒冰魔法攻擊得顧頭不顧尾,這一次,不如去見見惡魔本來的樣子。

起飛時的水泥叢林漸遠,平流層裏倒還是一片安逸祥和。只是當漸漸有了涼意從舷窗滲入,我用掌心貼過去,眼見著飛機落出雲層,滿世界的白雪撲面而來。一望無際的白色大地上點綴著一些墨色的山脊和小路,漸漸又看見一些村莊或籬笆,彎曲綿延,好像誰用剛洗未幹的筆,隨意走了那麽幾下。

惡魔那冷淡的氣息,就這麽切實與我相觸了。

 

在老同學S家裏如願見識到了傳說中的凍梨和凍柿子,第二天一早我們便摸著黑上了路。在被同行的一車本地大叔大媽用無數的東北包袱密集掃射了六小時後,我們終于來到了山腳下這座爲遊客服務的小鎮。步行至溫泉山莊的路上我已覺察到刺穿所有外套的冷,此刻裹著單薄的一層浴袍沖入積著厚雪的室外便幾乎用光了勇氣。在S的鼓勵下,我脫了浴袍赤腳踏上冰凍的池邊,又立刻浸入滾燙的溫泉水,不一會兒頭發上便挂滿了霜凇。這幾處露天池水藏在林中,擡頭便看見一只展翅的鷹隼劃過天空,又聽見隱約的幾聲鴉叫。我貪戀著泉水的溫暖,耳邊是遊客們的嬉笑叫鬧,忽然覺得自己仍不過某愚昧物種中的一員,實在離這些自由的生靈遙遠得很。

“S,晚上陪我去看星星吧。”

“啊,你這是想要凍成地裏的玉米茬嗎?”

 

寒冬的夜晚人迹寥寥。我們穿過一大片待開發的荒地,鑽進了田裏,又因爲難測厚厚積雪下的路況,止步于一小片空地上。沒有塵霾和光汙染的阻撓,星空像小時候看到的一樣繁密而美麗。獵戶和雙子剛剛從東方的地平線上升起,靜靜挂在高聳挺拔的紅杉枝頭,偶爾還送一兩顆流星來調笑一下。我取出一直捂在包裏的相機,只是寒冷根本讓我無法避免因呼吸帶來的肌肉的抖動,連用來遙控的手機也耐不住低溫匆匆罷工,只好還是用一只折斷的枯樹樁作爲底座,記錄下這二道河畔的寒冷星夜。

待我們趁著最後一層保暖防線還未被滲透之前撤退回酒店,惡魔卻用前所未有的攻擊讓我措手不及:回到溫暖的室內後,寒氣竟是順著骨頭和肌肉一層一層向外揮發一般,整個人猶如變成了一顆冷石。

“你趕緊把衣服脫了,讓寒氣拔出來散掉就好了。”

“喔……咦,那我是不是現在就像凍梨一樣?”

“……”

隔夜一早行至位于二道白河鎮的“魔界”,見到了河流中漂浮的枯枝與成片聳天入雲的白桦林。這生命兩個極端的沖撞,也讓我嗅到了惡魔逼近的氣息。待終于來到長白山腳下的遊客接待中心,電子指示牌顯示著山頂溫度爲“-32℃”的字樣分明就是告訴我們找對了地方。

 

據說夏秋季時,來長白山可以看到不同緯度的植被分布,然而現在一切都被冰雪覆蓋,六七級的大風裹著雪粒殺過來的時候,對沿路景色的念想只會斷得幹淨。下了環保車,我們便快速鑽進被喚作“倒站車”的帶著編號的大越野車裏,司機放著激烈節奏的的士高音樂,一腳油門便向天上沖去。

“姑娘就坐這輛呗,等下輛幹什麽?”

“哦,我想坐副駕,想拍照……”

“拍啥照!你知道這跑的是啥路嗎?回頭給你這鏡頭咔碎喽!”

是啊,這是通往天池的路,自然是不一般。刹車基本成了擺設,大于三十度的彎兒根本用不著。我已經分不清是在沿著之字形還是回字形盤旋,全身都在車裏不停的左右沖撞。海拔逐漸上升,綿延在地表的棕紅杉樹林無盡地延伸至鐵灰色的天際線,那一層分不清是雲是幕的顔色厚實地覆蓋著大地,再向上,便是澄淨無暇的天空,好似緊貼著地面,又如同相隔著萬裏。近處,硬朗的石山裹著薄苔,苔上又灑著糖霜般的冰雪,我被震撼著,仿佛世界只剩下這幾樣顔色。空氣越來越稀薄,在穿越了雲層之後,視野廣闊得好像可以一眼就看見地球的另一端。

這雲層之上,大概就是那惡魔在的地方。

 

下車之後,便立刻覺得裸露在外的臉痛得燒火,因爲山頂的狂風已經變成一只只實體的手,大力推搡著每一個試圖向更高處前行的人。我只能堪堪留下兩只眼睛張望下山頂晃目的烈日,再勉強邁動腳步隨著人群向山頂去。

你大概也曾是對那片山頂的池水有印象的。平靜柔谧,藍得醉人,四周有覆蓋著植被的蔥郁峭壁,散發著來自世外的出離美麗。但我此時所見,是被魔爪冰封住的美,只有冷漠、凝固而厚重的雪白。黑峻的頂崖立在這沈睡的美人兒周圍,是那惡魔派來的守衛,不斷用蒸騰著的、利刃般的冰風,向我們這些試圖看清她面目的凡人傳達著驅趕的咒語。

可惡魔不在這兒。

我心擂如鼓,因爲恐懼繃緊的神經好像也松懈了大半。冰霜已經開始侵略我的眼睫毛,S帶著我忙不叠地逃了。我們逃得飛快,逃到販售溫泉雞蛋的小屋旁,胡亂補充了些HP,再隨著三三兩兩的人群,沿著川流不凍的溫泉水,走到清掃幹淨的棧道上。這一路,我們見到了翠綠得仿佛是瞬間凝結住的瀑布,撲倒在厚實的積雪堆裏打滾,在我差點忘了要找尋的目標,開始享受這邊境野趣的時候,一擡頭,卻猛然面會了整座沈默了千萬年的山谷。

原來這才是惡魔最真實的模樣。

 

那些幹碎如沙的白雪,那萦繞在枝葉間的霧凇,那能夠把人撕裂的狂風,都不是他。他只是沈默著,甚至是長眠著,在你看見他的瞬間,便悄然滲入你心中,用巨大的空寂噬去心骨,掃清所有關于溫暖的記憶,獨留下一片戲谑又溫柔的空白。

而我只能在這片空白中,茫然無措地感受除卻寒冷痛苦以外的魅力,也直到這一刻,此行的所有,從這無際的雪山和苔原,到松花江上凝結的霧氣;從仔細切出來給我的酸菜芯,到等著我走走停停陪著我熬在雪地裏拍攝的溫柔和耐心……終于與這攝入魂魄的相遇一起,镌刻進了我的生命。

而我也明白了下一個冬天,帶來的或許不再會是恐懼,也可能是某種永恒的美麗。

 
  • 下屬企業
  • 合作夥伴
  • 其他鏈接
版權所有:安徽省投資集團控股有限公司 | 您是第位訪客
公司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望江東路46號安徽省投資大廈  公司傳真:0551-63677066  聯系電話:0551-62779067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1151号 | 皖ICP備09024957號